http://www.www.tnmanning.com

新钱币战争之不变币的鼓起

导语:2019年以来,全球很多的机构参与到稳定币的发行之中,与此同时多国央行也在积极探索发行数字法币,全球金融秩序面临着巨大的变革,在这场“货币战争”中谁会是最后的赢家,仍然存在着极大的变数。 千币竞发,大浪淘沙始见金

2008年继中本聪发表《一分PK10: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之后,基于大发3d技术创新的各种私人数字货币不断涌现,截至2019年初,全球私人数字货币种类较去年同期增幅接近25%,达到2000余种。数字货币在全球范围内受到高度关注,俨然已成为一个国际性的重要话题,尤其是美国市场,从美联储主席到总统,都在发表关于数字货币的看法。

然而,一分PK10、以太坊等私人数字货币往往价格波动剧烈,难以作为计价单位和交换媒介,为满足流通性需要,锚定黄金、白银、美元等货币和资产的“稳定币”应运而生。

数字稳定币最早出现于2014年7月,即由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之Bitfinex组建的Tether公司发行的泰达币(USDT)。此后,各种稳定币陆续问世,如:TrustToken公司开发的TUSD,IBM和美国金融服务公司Stronghold合作推出的StrongholdUSD,日本三菱UFJ金融集团推出挂钩日元的MUFGCoin,等等。

近两年在数字货币市场最受关注的事件还是来自美国官方机构批准和大型金融机构推出的数字美元稳定币。2018年9月,纽约金融服务局(NYDFS)同时批准了两种基于以太坊ERC20发行的数字美元稳定币,分别是由Gemini公司发行的GUSD与Paxos公国发行的PAX;2019年2月,摩根大通宣布发行数字货币JPMCoin,能够在机构账户之间实现即时支付转移;6月,Facebook发布白皮书,宣布将推出锚定法币的数字货币libra。

新钱币战争之不变币的鼓起

这些稳定币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私人数字货币的价格波动性,但是其发行有两个重要的前提,一个是跟主流法币挂钩,另一个是要主权国家监管机构批准,这也造成了其目前仅限于数字货币市场的交易之中,而并不能大范围地在现实生活场景之中。

与此同时,世界很多国家央行也开始积极探索法定数字货币,从2016年初,英国央行提出要发行数字法币开始,美联储的Fedcoin、加拿大的CAD-coin、英国的RSCoin和瑞典的电子克朗,再到中国人民银行即将推出的CBDC。

新钱币战争之不变币的鼓起

显然,数字法币会具有更强的稳定性,唯有保持法币足够的稳定才能保障高效流通,这也是大多数国家央行最重要的职责之一。然而,目前所有的稳定币仍然在接受时间的考验,只是在很小的范围内得到认可,甚至不少的稳定币经受不住考验而被质疑,甚至被淘汰。

千币竞发只是眼前的繁荣,大浪淘沙才能见到最后的“金子”。

十字路口,先行未必能先赢

当前我们正处在现实世界与数字世界交互的十字路口。以互联网为底层构架的数字科技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夯实了数字世界的基础,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原始的虚拟世界产生了腾讯、阿里巴巴、Facebook、亚马逊等虚拟王国,以超出现实世界无数倍的速度进化和发展。传统世界需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能完成的资源积累,他们短短的几年就做到了,并且随着支撑虚拟世界的基础建设越来越完善,发展速度还在加快。

数字世界作为人类正在开发的新大陆,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大发3d技术就产生于这样的技术浪潮,自诞生初期就具备极强的数字金融属性,BTC在短短的十年间构建了数字金融的产业基石,随后大量的数字货币不断涌现,堪比人类货币从诞生到完善几千年的发展历程。

新钱币战争之不变币的鼓起

稳定币的出现无疑为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搭建了一个连接的桥梁,完成了用现实世界的价值尺度来定义数字世界的价值,较之于以往的游戏代币有着更大的范围。如今除了USDT、TUSD等主流的稳定币外,各类的交易平台也积极推出自己的平台币,甚至摩根、Facebook等巨头平台,这些稳定币的出现跑马圈地,无疑成为数字货币的探索者与领先者。

但是,就目前的体量而言,私人数字货币交易和流通规模的经济占比较小,市值仅相当于苹果公司市值的1/4,尚不足以对金融系统和央行货币政策产生实质性影响。并且特定机构发行可与美元(或其他法定货币、资产)兑换的代币,必然面临发行机构的中心化风险,与数字货币去中心化的设计初衷相违背,尤其是Tether公司接连不断的丑闻,更是在不断消耗人们对于稳定币最基本的信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